最后一批投资贾跃亭的人

科技动态 2024-07-04 11:25 阅读:16

在不到半个月时间里,身在南方某城市的齐安通过投资法拉第未来的股票,赚了2万美元。

不过,他打算今后再也不碰这只股票了。

自5月9日起,FF一度涨超96倍至3.9美元,但不久后便震荡下行。5月30日至7月2日,FF股价再未能突破0.8美元。

成立10年来,FF烧了约200亿元,却只造出了12辆汽车。但依然有投资者相信,这家在车辆交付上频频跳票的公司,股价将"涨上月球"。

01 赚一把就跑,绝不能上头

损失了超40%的本金后,在澳大利亚留学的刘晓打算继续持有FF股票。他认为这家公司值得长线投资,"未来会涨到10美元,甚至100美元!"

5月中旬,刘晓买入FF,每股建仓成本1.524美元。截至6月18日美股收盘,FF股价已跌至0.4735美元。在此期间,他进行过一次补仓,将每股成本拉低到了0.88美元。"再多就不补了,还要留出生活费。"

他之所以坚信FF的股价未来能够"to the moon",是出于对它唯一车型FF91的认可。"包括技术在内的所有方面,FF91都在行业内处于领先地位。"刘晓告诉雪豹财经社自己的判断。

他口中"处于领先地位"的FF91发布于2017年1月,后因融资等问题数次量产失败,直到2023年5月才正式上市,中间时隔6年多。

但并非每位亏损的投资者都像刘晓一样乐观。

一位上海的投资者仍持有5000股FF股票,但他已经对回本不抱希望。"几千刀的小钱,就当白送了!"

拥有7年二级市场投资经验的齐安自认为是"风险偏好者",并清楚地认识到,买入FF股票就是一次投机,"赚一把就跑,绝不能上头"。

齐安以每股0.6美元的成本买入FF。两天后,股价涨至3.9美元,创近7个月以来的新高。在这3天里,他分批次卖出了全部持仓,并在之后伺机反手做空。不到半个月,齐安在FF上赚了2万美元。

此后,他又投资了一只与FF几乎同时发生异动的股票,并一度期待借此"一夜暴富"。

他投资的是美股上市公司GameStop,股票代码为GME。自5月10日起,它的股价一度涨超3.7倍至64.83美元,创近两年来的新高。

GME的基本面明显好于FF,且股价表现远超出华尔街分析师的预期。2021年至2023年,GME合计收入超172亿美元。同期,FF总营收为80万美元。今年,投行4次调整GME的目标价,最高至13.5美元。

6月初,齐安买入GME的"末日期权",但因方向买错,导致2万美元的盈利灰飞烟灭。这次投资也让他开始反思:以往赚到的钱是不是仅仅因为运气好。"GME让我完美地感觉到自己像个笨蛋。"这次,他决定再也不碰这类股票了。

将目光从FF转移到GME的投资者,不只齐安一人。

5月最后一周,在某社交平台上一个名为"法拉第未来FFIE"的讨论群中,用户们讨论起了GME。他们普遍认为"GME肯定不会跌","FF就是蹭了GME的热度"。

一位用户在群里抛出一个问题:"等FF和GME热度过后,你们还会买这类股票吗?"群里正热烈地讨论GME最高会涨到多少、是否要卖出、是否该补仓。

没人回答他的问题。

02 大于4000%的换手率

买入FF后,齐安发现社交媒体和有关FF的投资群中,充斥着散户们"打爆空头""击败华尔街"的豪言。他们互相鼓励,要当FF的Diamond hands。

齐安不断提醒自己别被这些言论和情绪影响:"如果都像钻石一样坚定,怎么会有这么高的换手率?"

换手率是指在一定时间内市场中股票转手买卖的频率。5月14日,FF换手率为4127.34%,是上一个交易日换手率的5.4倍。此后3天,FF换手率均超过2900%。

在齐安眼中,FF应该被归类于"Meme股"。

Meme股又称"莫因股""网红股",这类股票的走势通常不取决于基本面,而是在社交媒体和论坛的讨论热度。在Meme股投资者之间,有一套专门用于沟通的黑话。

最后一批投资贾跃亭的人 第1张

Meme股上一次掀起风浪,是在2021年。

是年1月,美国投资网红"咆哮小猫"在社交媒体和论坛中呼吁散户买入GME。当月,GME涨幅超1625%。

此事让GME成为了最具代表性的Meme股,也让"咆哮小猫"受到美国监管部门的调查。自2021年6月起,他在社交媒体上销声匿迹。

2023年,好莱坞以此事件为原型,拍摄了一部名为《傻钱》的电影。

在电影中,主角Keith Gill认为GME股价被严重低估,他用自己积蓄的5万美元买入该股,并在社交媒体上号召散户跟进,这导致做空GME的对冲基金损失惨重。特斯拉CEO马斯克在片中进行了客串,他站在了以Keith Gill为代表的散户一边。

电影的结局还原了并不完美的现实。由于券商平台限制散户们交易,这次多空对决最终不了了之。不过,Keith Gill通过投资GME,让自己的身价提升至3400万美元。

由演员Paul Dano所扮演的Keith Gill在电影中说:"股票市场本应让大家公平竞争,只要够聪明或有点运气就能赚钱。"

电影《傻钱》海报,图源:豆瓣

5月13日,消失3年的"咆哮小猫"重出江湖,在社交媒体X上发布了一条动态。当日,GME、FF均收涨超30%。

FF股价上涨也引发了国内社交媒体的讨论。在相关投资群中,除了"就是要干倒华尔街""空头对抗的是全世界"等豪言,也有"小白"试图了解更多。一位用户在讨论群中询问:"有没有人能解释一下轧空是啥?"

轧空,是指一只被严重做空的股票价格迅速上涨时,卖空者需要通过购买股票来补仓。这会导致股票价格进一步上涨。

据数据统计机构FactSet,FF股票的空头持仓约为99%。在齐安看来,轧空是FF一度上涨超93倍的核心动力。

5月29日,他在交易软件披露的信息中发现,FF的总股本从此前的4千万增加到4.4亿。这可能是"贾老板的财技",齐安意识到,这是一次火中取栗的机会。因为总股本的增加将导致股票流动性变弱,进而影响轧空的效果。

晚上美股开盘后,齐安开了FF的空单,当日FF收跌超62%。他赚的2万美元中,超过一半来自这次操作。

第二天,贾跃亭在个人微博发布消息称,增加的总股本是在过去4个多月分批次逐步发行的,因为年报推迟发布,导致公司无法及时披露该信息。

在增发风波之后的半个月里,FF股价慢缓下行。截至6月18日收盘,它已不足0.5美元。

进入6月,齐安发现,越来越多投资者开始抱怨自己被割韭菜了。"抱怨的对象有贾跃亭,也有咆哮小猫,没有人知道事情的真相。"

如果真有投资者通过做多FF实现盈利并落袋为安,就能被视为击败华尔街了吗?

机构分析师林昭向雪豹财经社表示,高盛、摩根士丹利等华尔街大投行通常关注苹果、特斯拉这种市值较高的公司,而非FF这种小市值公司。"FF的投资者们,并没有和华尔街的代表性投行对上位。"

6月18日美股收盘,FF市值2.08亿美元,不及蔚小理任何一家美股市值的3%,亦不及GME市值的2%。

03 烧光200亿的贾跃亭,还能翻身吗?

贾跃亭也注意到了散户们的热情。

5月30日,他在个人微博上发布视频,称在"513"之后看到很多散户表示愿意自发锁仓来支持公司,公司要更加坚定地和所有散户站在一起。

在这个视频中,贾跃亭还提及公司目前所面临的最大问题:缺钱。"我们近几个月连房租都交不起"。

据财报,截至2024年5月23日,FF现金储备为500万美元。同在美股上市的蔚小理,在今年Q1财报中所披露的现金储备均超400亿元。

对于公司缺钱的根本原因,贾跃亭总结为"信心和信任的问题"。

据FF CEO Matthias Aydt在今年2月发布的公开信,公司已投资30亿美元用于汽车研发与制造。但这并没有让FF具备量产能力,成立10年,它只交付了12辆汽车。按照国际标准,必须达到50辆及以上才能称之为"量产"。

在5月7日的视频中,贾跃亭还表示要考虑出任FF联席CEO,并通过个人IP商业化等方式拯救公司。

次日,FF在官网发布声明称,贾跃亭言论未经公司批准,不应将任何此类言论归因于公司。此外,FF对贾跃亭"有可能担任联席CEO"的提议表示感谢,但公司董事会尚未考虑此事。

贾跃亭并未回应这一声明,而是继续活跃在社交媒体上,并试图将他的计划扩散到社交媒体之外。

6月14日在北京举行的第十六届中国汽车蓝皮书论坛上,近7年未回国的贾跃亭通过线上视频参加,并透露了自己对未来的规划:基于FF的技术和加州工厂,与国内愿意跟他合作的"孤勇者"携手推出"极致体价比"的产品,重构美国AI EV大众汽车市场。

FF账上的500万美元现金,能支撑起这个宏大的战略吗?

贾跃亭在论坛上表示,FF正全力推进融资事项,一旦完成,部分资金将会投入首阶段主要工作,他的IP商业化也会提供全力支持。7月,FF将举行"桥梁战略"发布会,公布更多细节。

仍有人为贾跃亭的梦想助力。一位投资人公开表示,愿意帮助贾跃亭成立一家"个人IP化公司"。如果投资成型,这位潜在投资人要求以创业真人秀的形式,公示公司账户有多少钱,在每次直播或做活动后,也要公示赚了多少钱。

这个人的名字,是孙宇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