外卖小哥涌入抖音拍视频,已经有人火了

科技动态 2024-07-08 09:47 阅读:5

繁忙的都市中,车水马龙。外卖小哥们总是骑着小电驴匆匆而过,让蓝色或黄色的制服成为一抹鲜亮的剪影。

然而近年来,他们开始以另一种方式出现在大众的视野中——在自媒体平台上分享自己的职业生活。

从忙碌的送餐间隙到雨中的奔波,他们只需在头盔上固定一台运动相机,就可以用镜头拍摄工作中的点点滴滴,记录下辛勤的自我。

这些拍摄好的作品以短视频为主。打开抖音,就会发现有不少外卖骑手入驻其中,发布的各种视频虽然大多朴实无华,却以其内容的真实性和生活化赢得了人们的关注。

外卖小哥涌入抖音拍视频,已经有人火了 第1张

图源:抖音

在抖音上,这些视频的内容大致可以分为两类:面向消费者的toC内容,以及面向行业内人士的toB内容。

前者如老六,以乐观幽默的叙述方式,记录下了送餐过程中发生的各种趣事和小插曲,在忙碌中也散发着活力和快乐,让人在欢笑中感受到外卖小哥的不易与坚持。

后者如阿坤外卖仔,走专业路线,分享外卖行业的实用经验和技巧,如租外卖车时需要注意的事项、用于提高送餐效率的技巧等,为新人骑手们提供了宝贵的指导。

外卖小哥涌入抖音拍视频,已经有人火了 第2张

图源:抖音

这种多样化的创作,满足了不同观众的需求,也展现了外卖小哥们丰富的内心世界。

其实,对于外卖骑手这类高强度的体力劳动者来说,主业的工作压力就已经很大了。

之所以能够坚持在百忙之中拍摄和剪辑短视频,除了个人兴趣,主要是因为这些视频能为他们带来额外的经济收入。视频的流量激励、品牌投放的广告费用、橱窗挂车的卖货收入,都是自媒体副业的盈利来源。

同时,通过社交媒体,他们建立起了更广泛的社会连接。有外卖小哥表示,分享个人故事和经验技巧,让他们获得了一些线下人气和声望。

此外,这些视频也给拍摄的外卖员们带来了情绪价值,每一次点击、每一条评论,都是对他们努力的认可和慰藉。

通过这些视频,外界得以更深入地了解外卖行业,增进了对外卖员群体的尊重与理解。

不过,对于很多拍摄抖音视频的外卖骑手而言,他们可能并未考虑太多。其初衷不过是分享工作中的点点滴滴和真实感受,或者因为受到同行中某些优秀示范者的启发而开始效仿,并不奢求什么一夜爆红。

对于他们来说,能够找到一条增加收入的途径,自己的生活也得到积极的关注和反馈,就已经足够感到欣慰了。

自媒体为劳动者提供新舞台

随着自媒体平台的蓬勃发展,越来越多不同行业的劳动者们加入这场创作热潮中。

网约车司机、卡车司机、保安、保洁员、家政阿姨……这些原本默默无闻的劳动者,纷纷在社交媒体上记录和分享自己在工作生活中的酸甜苦辣。通过朴素的镜头语言,将自己的故事带到公众面前。

外卖小哥涌入抖音拍视频,已经有人火了 第3张

图源:抖音

有的直拍长途卡车的驾驶过程,和网友一起穿越昼夜;有的记录网约车日常点滴,让观众“沉浸式”体验接单跑车的一天;还有的积极分享生活智慧和家政技能,成了网友们的“赛博干妈”。

尽管这些视频未经专业打磨,却因那份纯粹的真实感而触动人心。这正是独属于普通人视角的魅力。

在充斥着“精加工”内容的网络环境中,这种未经雕琢的原始片段犹如一股清流。观众不仅从中获取了信息,得以一窥各行各业的真实面貌,更感受到了劳动者的辛劳与坚韧,激发了对普通职业者的尊重与共情。

对于这些内容创作者而言,自媒体提供了一个展示自我的新舞台,让他们从社会的角落走到聚光灯下。在这里,他们不再是被忽视的“小人物”,而是成为了可以发声、被看见的主体。他们的声音被更多人听见,他们的故事被更多人分享,他们的价值被更多人认可,甚至还能借此赢得经济上的回馈。

然而,机遇与挑战并存,自媒体并非只有光鲜亮丽的一面。

在创作的过程中,如何平衡忙碌的主业与自媒体副业、如何保持创作的热情和动力、如何应对网络上的负面评论……这些问题都需要他们一一面对和解决。

更重要的是,观众们被某种职业的工作生活内容所吸引,也就意味着他们的关注点紧紧绑定于特定的职业符号。那么一旦主业身份发生变化,就可能面临关注度和影响力骤降的风险。

以“反诈老陈”为例。曾经以“反诈民警”身份走红的他,在辞去公职后,流量和收入都大不如前。

2月24日,“反诈老陈”发布视频,在全国求职竞聘协警,引来热议。网友们的解读具体如何尚且不论,但从整体舆论风向来看,公众对他的关注和信赖都在流失。

毕竟,观众之所以喜欢看他的直播,很大一部分是因为他有警察身份的光环加持,是被民警和网红主播连线时产生的矛盾感和戏剧感所吸引。

但当他脱下警服,反诈警察老陈的形象被普通人老陈取代,创作内容也并非充实有趣的防诈干货、反诈技巧,原本获得的大量观众自然会迅速流失。

因此,对于自媒体平台上的职业劳动者来说,如何在保持主业稳定的同时,持续输出高质量的内容,并且适应网络环境的变化,维持内容的真实性、吸引力和感染力,成了一个值得深思的重要课题。

素人网红的兴衰有迹可循

20世纪的艺术家安迪·沃霍尔曾预言过:“在未来,每个人都能出名15分钟,每个人都能在15分钟内出名。”

而当我们来到2024年,这个时间还要被大幅缩短。

自媒体时代,流量为王,大众媒介对个人具有无限放大的聚光灯效应。一个15秒的短视频片段,也许就足够让一个人的命运翻转。

2018年,抖音平台公布了新的slogan“记录美好生活”,并通过各种激励措施,鼓励“人人都成为创造者”。这一策略见效很快,近年来不断有素人在抖音走红。

从2023年的“挖呀挖”黄老师、秀才、一笑倾城、于文亮、“闻神”,再到今年的“开封王婆”、郭有才,流量似乎越来越青睐没有什么包装痕迹的普通人,成名的门槛大大降低。

然而普通人做网红,显然并不容易。事实上,大多数素人网红走上的都是一条套路:先是因为某个“普通人特质”而快速蹿红,而后在将流量变现时引发质疑,被舆论反噬,最终热度散去,无人问津。

昙花一现,似乎已经成了素人网红们的“宿命”。如何抓住到手的流量,也成了素人网红们的难题。

对于想要在自媒体领域取得成功的普通劳动者而言,找到个人特色、做出好的内容至关重要。抖音本质上是一个内容平台,一时的热度会消散,但优质的内容始终有人买单。

素人网红要想长久地走下去,就要抓住流量,持续输出高质量的原创内容,将短暂的现象级热度转化为稳定的粉丝基础,获取日常持续的流量,塑造个人的IP价值。

同时,虽然适度的商业化是维持账号运营的必要手段,但过度商业化可能会损害观众的信任。

毕竟一旦脱离素人身份,成了公众人物甚至借此牟利的“带货网红”,大多数人就会不自觉抬高对其的标准。能否在真实性和商业化之间取得平衡,也是持续发展和成功的关键。

在这个自媒体时代,每个人都有可能成为故事的主角,每一个努力发光的灵魂都值得被看见。

大量的素人涌入自媒体平台,是因为这相当于一个十分低门槛的创业机会。但好走的路必定拥挤,网红赛道的竞争异常激烈,能够脱颖而出的始终是少数。而且被流量砸中的结果,也不一定会如想象中那般美好。